热门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 内容

不向日伪抬头的天津邮票会

时间:2015/12/11 15:53:29 点击:

不向日伪抬头的天津邮票会


天津日报
跟着日本帝国主义侵犯权势的日渐进逼,“中华”、“新光”两大邮会受局势影响,会务趋于停顿状态。卢沟桥事变日寇全面侵华之后,“甲戌”邮会西迁大后方,华北邮界“突现黑暗状况,各地同道异样烦闷”(天津集邮家雷润生语)。在1939年夏季的一次邮友聚餐会上,有人倡导在天津组织一个邮票会。后由雷润生、李东园、范兰如、冯国栋、宋慧泉、张伯江等热情邮人分头奔忙,筹备成立之事,不料8月间洪水侵入天津,遂临时搁浅。
  1939年底,建会往事重提,并恢复了筹备工作,草拟出成立宣言和会章。宣言中说:“按津市为华北互市巨埠,人文荟萃,集邮人士日益增添,极应组一研究集邮的集团,借资联系、共同研究。盖邮学一道,虽属渺小,而极庞杂,不有研究,何能进益。”可见当年天津的一些老集邮家对发展中国集邮事业所抱的真挚立场。
  1940年1月7日,假座永安饭店(位于今和平区新华路)西餐部举行了天津邮票会成立大会,通过会章,选举雷润生、李东园为正副会长,并决定发行《天津邮刊》及举办邮票拍卖等事宜。同年9月25日,邮会在法租界正式注册并被同意在案。
  会长雷润生(1891—1963)是有名邮商,冀县人,洋行人员。以收集中国信销票为主,兼集外国在华邮局邮票和变体票。天津邮票会成立后,在他的赞助下开展活动。副会长李东园(1901—1979),天津人,童年就读于教会学校时受传教士影响而开始集邮。主要收集清代邮票、商埠邮票、本国在华邮局邮票,藏有多种民国初期的试印样票,在邮票史研究中有奇特看法,并兼集钱币。
  天津邮票会成立不到一年,会员就发展到四百多人,成为沦陷时期华北的大邮会。其中包含陈复祥、张包子俊、张赓伯、郭植芳、王纪泽、钟笑炉等很多海内著名集邮家。
  邮票拍卖每月两次,地址个别在泰康商场四楼,如遇稍大范围的拍卖活动非会员也可参加时,则改在永安饭店或巧佳饭店举办。每逢珍罕品,大家共同鉴定真伪,公正估价,故成就斐然。拍卖连续两年多,共举行27次,从未产生过退票纠纷。拍卖佣金收入,作为邮会经费主要起源之一。
  《天津邮刊》是天津邮票会所办的会刊,创刊于1940年3月30日,初由李东园负责编辑,后因李工作较忙,编务改由黎震寰负责。黎震寰(1902—1990),字猷尚,南海人。幼年随父母到天津假寓。1924年考入京奉铁路局工作,入路局后开始集邮,1928年起专集中国邮票。长期加入或主持天津地域的各项集邮活动,1937年3月为天津首次邮展的重要筹备人之一,负责编纂、拍卖。他擅长邮票鉴编撰,先后出《近代中国邮票鉴》、《近代中国邮票鉴补刊》、《中国邮票鉴选集》、《中国国民邮票鉴》(中英文香港)。
  《天津邮刊》为32开本,封面彩色套印,每期一册,1940年3月至11月出六期定为第一卷,1941年3月至12月出四期定为第二卷。先后出10期,创刊号38页,普通在50页左右,多一期达80页。该刊为抗战时期华北地区独一的邮会刊物,对全国有较大影响,海外率亦极高。先后发表不少有研究深度的,如《继鹤斋藏邮散记》、《新疆木戳航空票之研究》、《德璀琳邮集飘零录》、《中国邮政沿革及历次发行之邮票》、《民国试印票考》、《处所加盖“中华民国”邮票》、《清邮戳之演化》等,除邮文外自第一卷第四期起添设泉币栏目,这些至今仍不失为有参考价值的材料。
  《天津邮刊》创刊之时即言明“本邮刊资料新鲜,文字简略,务以引起集邮界之兴致、遍及邮识为宗旨”,因而有关伪满洲国、伪蒙疆等尽忠于日本帝国主义的汉奸傀儡政权发行邮票的一律不加以掩饰,只注从新邮报导跟珍藏研讨,绝不为日伪政府所把持、应用。
  1941年6月5日,伪华北政府开端发行“伪北京仿义士票”,并于7月1日发行六省加字票。因为《天津邮刊》未对此加以宣扬,从而引起华北伪组织的极度不满,邮刊的出受到当局百般阻拦,不得不延期发行。编者在第二卷第三期发表《心弦衷曲》,费解地说:“……在荆棘满地、风雨飘摇的恶环境里,使咱们这微如草芥的小小刊物仍能赛细线般的绵绵久长,固然有时出的期限略见延迟,并不是办事人诚恳脱勤,成心延迟,邮币卡电子盘也叫邮币卡电子交易平台。,首期刊加厚需时,二期刊又逢到了印刷所的内容改选,这才使大家望眼欲穿,只有环境不变革,我想当前各刊定能如期出……”
  天津邮票会的成立与保持,推进了华北地区集邮活动的发展。1941年底,会员已近500人。合法津会邮友迟疑满志,准备成立二周年会员大会之际,12月7日,太平洋战斗暴发,日军随即进入租界,永瑞文化运营中心与您携手共进扬帆起航!为尽快拓展市场、扩大社会影响力,永瑞文化产权交易中心征邮币卡电子盘战略投资人。,对失守区把持,并且制止结社、聚会。随后,又因华北伪政府宣传部分告诉各报刊,所有出物必需添印反共反人民的标语,否则,一律不准出发行。李东园、黎震寰等爱国邮人表现,邮会宁肯停刊,也不接收日寇无理威胁。经天津邮票会理事会全部决议停刊。
  1941年12月下旬出的《天津邮刊》第二卷第四期扉页大字刊出单面印刷的《紧要通告》:“不意迩来感触种种之不便,致影响本会会务之进行,同人等虽一再努力保护,迄无完美之方式,在此情形下,不得已爰由理事会独特议决,值此十分时代,本会会务已难赓续进行,由二卷四期止本会暂告停止,一俟未来有机遇时,再为复会……”而封二刊出的则是“本会成破二周年留念大会启发”、“聚餐券代售处”的内容,仿佛是常设、匆促中的前后抵触,但更多地体现出了邮会的无奈与不让步。邮会保持民族气节,毫不向日伪政府抬头,停刊并结束邮会活动,以示抗议。
  直至1946年3月31日,天津邮票会才正式复会发展运动,并更名为“天津邮币学会”。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金扳机(www.jinanbanjia.net)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